目前日期文章:200608 (15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只有兩個人要開伙,真的是一件麻煩事,還好老公Eric愛吃麵,省了我不少事,常常一個鍋就可以解決一頓。以前做食譜書編輯時曾與同事Echo企劃了一個只要用一個鍋就能料理一餐的案子,收集了不少資料,可惜後來因故沒能執行成案。但是我還是一鍋煮一餐的奉行者,省時又省力啊!  
01

要用一個鍋煮出好麵,最重要的當然是湯頭,偏偏我是懶惰的笨主婦,很少自己熬高湯,老是用高湯汁、高湯粉這種加工成品也不是辦法。好在一年多前Eric的大嫂Cynthia推薦了我一種冷凍紅燒牛肉湯盒,不但料理方便,只要10分鐘就能煮出一鍋牛肉湯,也很美味,完全沒有大量製造的冷凍菜的怪怪味。

herbmi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6) 人氣()

在菲律賓工作的老弟Bryan今天難得在MSN上呼叫我,這個沒事不會來哈啦的小弟竟會主動說嗨,可不是他哪根筋想到了老姊我,而是有事相求啦,早知道。

 

Bryan與Chiao要進入訂婚宴會場前留影,這是我很愛的一張照片。
Bryan說,幫我看結婚的日子吧。三十好幾的他終於要成家了,我想起今年過年我們去菲律賓參加他與Chiao的文定,想起他在訂婚宴上當著百名賓客,揚著笑臉說Chiao是他的最愛,那是頭一次我看見小我七歲的弟弟笑得如此燦爛。

Bryan出生的時候,我小學一年級,他
胖嘟嘟的模樣很討人喜歡,跟現在竹竿
一枝是差了十萬八千里。那時候寒暑假
我和妹妹都得到屏東外婆家,應該是二
年級的暑假吧,在外婆家不到一個月,我竟然好想Bryan,剛巧媽媽寄了
Bryan的照片給外婆,我一看見在相片裡傻呼呼笑著的他,眼淚竟奪眶而出,不記得有沒有被表弟表妹們取笑了,可是那時思念的心情卻一直印在腦海。不過我可從沒跟長大後的Bryan提起,不然一定被他笑掉大牙。

可能是年紀差了一截,加上我高中起就成天往外跑,老弟的成長過程我參與得很少,只覺得這個弟不太會唸書,腦袋裡裝的不知道是不是漿糊。直到我在跑新聞時接到他拜託我去幫他辦休學的電話,我才知道我弄錯了。那時弟弟好不容易在新竹住校,也算是個理工名校,我氣急敗壞趕去,以為他是唸不下去了,一問,他說,大家住校都沒在唸書,大部分同學沈迷打牌,根本不是個可以好好讀書的環境,所以他打算休學,考轉學考。那時候我才明白,這個小弟長大了,知道自己要什麼,會想會打算了。

 

一定要幸福哦。
唸工業工程與管理的Bryan,畢業後順利找到了科技大廠的工作,可是沒多久就碰到台灣產業外移,只得被派駐菲律賓。頭幾年每回放假回台灣,要返回菲律賓時,他皮箱裡一定塞滿台灣泡麵,我問他這麼愛吃泡麵啊,他回我說,廠裡伙食吃不慣。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,咦,不再帶泡麵回去了,隔了一陣子,我們就獲知他交了女朋友的消息,哦,原來有人照顧了,當然就不必再帶泡麵啦。這一年多,女朋友Chiao常跟著老弟回台灣,她的彬彬有禮與乖巧很得我們家人的喜愛。Chiao是在台灣出生的台商第二代,但已住在菲律賓十多年,家人也都在那兒工作、讀書。

老弟雖然派駐菲律賓多年,他們訂婚時卻是我們第一次去菲律賓,見識到所謂台商社交圈的親密與熱絡,那五天裡,我看著第一代、第二代台商對老弟的呵護,還有老弟與他們的親密互動,彷彿看到一個我不認識的弟弟,不是那個印象中寡言又有些龜毛的小弟,雖然很高興在國外孤軍奮鬥的他有台商長輩們的提攜,可是我心裡還是有些微酸,酸的是小弟已經在這裡建立起他自己的生活與感情,跟我們的距離是遠了,親情依舊會在,但畢竟是遠了。就像離開前我不禁意對台商會長脫口而出說「弟弟就拜託你們了」,陳會長笑著說,「哎喲,怎麼說得像是Bryan嫁來我們菲律賓啊」。

或許是我太早離家,沒有盡到照顧的責任,老弟一直不太甩我這個大姐,回頭想想,我的確也是不太了解他。年輕的時候不懂,到了中年分外想與家人建立更親密的感情,他卻要在菲律賓成家立業了。距離真的好遙遠啊!

唉,怎麼變得感傷了起來,分明是喜事一樁嘛!Bryan,恭喜你終於找到你人生中的最佳伴侶,我想你是不必我嘮叨什麼的,有事沒事常跟我們連絡吧!Chiao,歡迎妳成為我們的家人,弟弟就拜託你了。

herbmi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) 人氣()

在大陸出差的老公Eric已經三天音訊全無啦,只在週五的MSN上說事情做不完,回家可能得延期,然後就不見去。說這個當然不是在抱怨囉,而是擔心他是不是被工作煩到不行,忙到沒時間吃飯跟報平安。
妹夫的大姐的一雙兒子,厚~扯得還真遠,這是在紐西蘭
「報平安」是我們家從小的庭
訓之一,出遠門時,抵達目的
地的第一件事絕對是打電話回
家,告知人已平安到達,請勿掛念云云。我覺得這是對家人最起碼的尊重與關心,從來沒有懷疑過。

還記得上回第一次跟著妹子、妹夫回紐約西蘭玩,在飛了十幾個鐘頭終於降落在奧克蘭機場時,我緊忙拿出手機想撥電話回台灣,可是不知是中華電信太爛,還是我的手機太「奧古」,始於沒辦法撥通,結果直接前往玉米牆公園的參觀裡,我一直心神不寧,覺得在
台灣的家人一定會擔心到不行。好幾個鐘頭後,借用別人手機,終於跟Eric通上話,不過當然是被臭唸一頓囉。這個只能自己摸摸鼻子啦,晚了快半天才報平安,誰會不焦急啊!

這幾年Eric飛來飛去,一下機報平安這事他倒是次次做到不讓人擔心,其實咧除了我會等電話,還有一個人也會一直來問我,那就是我婆婆啦,時間一到,如果我還沒主動通報,婆婆的關切電話一定會響起,天下父母心囉。

說到我家的庭訓,還有一項我覺得很好的,那就是出門與回家時的主動打招呼,別以為這是很自然而然的事,我就認識不少人他們出門和回家是靜悄悄的,怪哉,難到大家都是貓嗎?靜靜出門悄悄回家?我喜歡每次出門時跟Eric說:「我出去囉」,或是送Eric出門時跟他說:「拜拜,路上小心」;也喜歡一進家門大喊:「我回來啦」,或是跟正在脫鞋的Eric說:「回來啦,辛苦了」。

嗯,我真的喜歡這樣,所以,Eric,回家時喊一聲「老婆我回來啦」,你老婆會很開心的!


‧哈哈,文一po上,Eric就出現在MSN上頭了,還真是心有靈犀啊。

herbmi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大人的一舉一動真的是小朋友模仿學習的對象,小栗子最近愛上了電視遙控器,這個黑烏烏的東西,可以讓電視畫面變來變去,完全吸引住小栗子的目光,愛不釋手。

小栗子一直對會跳動的螢幕深感興趣,我們用電腦播放音樂時,播放器視覺效果的千變萬化,可以讓原本在哭鬧的小栗子立刻安靜,定定的望著螢幕,重點不是聲音,因為不論你播放的是兒歌還是古典音樂,效果都一樣。

後來她發現電視一樣會變化畫面,關鍵就在遙控器,看著大人手拿著這個玩意按啊按的,畫面就變了,她也有樣學樣,有趣的是她不只學按的動作,連大人習慣性的在按遙控器時把手伸出去的動作也一併學起來了,真絕。

今天不是用三格分解動作來看小栗子的玩遙控器,而是新學的用Slide方式播給大家看,如果你看不到播放效果,可能是你的電腦沒有安裝Shockwave,請安裝才能看到小栗子可愛的模樣哦。

設計對白在下面



1.哈哈,讓我拿到遙控器了。
2.現在電視在播什麼,讓我看看,哼,又是新聞,不看。
3.好,決定轉台,我想想該按哪一顆鍵。
4.有沒有變卡通?

herbmi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懷念有時候是一種極私密的行徑,只在自己那小小一方的腦海裡。
一則過往,一段友誼,甚至是一個已經不在了的人。或許需要某種形式,一張照片,一首曲子,一個物品,也或許什麼也不需要,那則過往,那段友誼,那個人,會在你腦海中彷如電擊一般的浮現,或許微笑搖頭,或許含淚以對,更或許你早已無動於衷。

無名小站今天開通了我的金卡資格一個月,這是之前買了《愛上我的無名小站》寄回函的優惠。最先試用的是使用自己上傳的音樂播放,在選曲的時候,腦海裡浮現了Central do Brasil,這段音樂曾經深深地感動過我,而現在,它卻只代表了已消失無蹤的曾有過的美好青春,當年伴隨著這音樂所發生的人事物,已是凋萎了的花,回歸塵土。

或許還會再想起,或許它仍會如電流通過般帶來衝擊,但現在,我只想單純的,就只是用耳朵,再一次聽完這三分十九秒的樂曲。


‧請點右邊的音樂播放就可以聽見Central do Brasil

herbmi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午夜十二點,Doro又在鬼哭神號,這是老公公Eric到大陸出差的第三天,很準時的,遲頓的Doro開始查覺到爹地不在家,在房子裡晃來溜去,不停的喊叫。一直忘了問老公公,當我不在家的時候,Doro會這樣嗎? 

herbmi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6) 人氣()

一日不見刮目相看,這話簡直是在形容小嬰孩。話說不久前才貼了小栗子會爬會站的分解圖,這小傢伙昨天竟然學會了壁虎功,不但會攀牆往上,而且動作快如閃電,直叫人看傻了眼。

查了資料一般小朋友從六個月大起會發簡單的音,本來一直擔心八個月大的小栗子還不會發單音,只會啊啊啊的叫,倒是她爬、站的發展比平均早。問了Eric生了兩個孩子的二姊Sophie,她說有的小孩先發展語言,有的先動作,而且發展了的會一直精進,所以不必擔心,這話讓我鬆了一口氣。

沒想到這小傢伙馬上就露了兩手──蜘蛛人壁虎功,嚇,該不會過一陣子就要帶她去攀岩啦!

設計對白又來囉:

圖1.外婆在指什麼啊?
圖2.咦~媽咪美美的結婚照哦,我要看要看。
圖3.攀住沙發椅背這可難不倒我。
圖4.往上吊,再往上吊。
 
圖5.耶?出現新東西──我最愛的遙控器,我得撐住才能拿呀!

herbmi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出版社主編抹茶來家裡看校稿,一個晚上除了工作,她都在玩我家貓咪Doro,最開心的不是愛小動物成癡的抹茶,而是Doro,因為呢,牠被冷落很久啦。
01

Doro來家裡快四年了,一直是最受寵的寶貝,老公Eric是把牠當女兒養,出國出差最掛心的不是我而是牠。裝潢新家時特別為牠在牆上挖了一個大洞,安上活動小門,讓牠自由進出陽台曬太陽、上廁所。而不怕生的Doro總是客人的最佳玩伴,訪客們的重心全放在牠身上,不是看牠表演,就是逗牠開心。 

02

不過最近一年,牠很鬱卒,妹子的女兒小栗子一出生,集三千寵愛在一身,大家全把焦點移到這可愛的混血小娃兒身上,我也因為忙著幫忙照顧小栗子,嫌摸了Doro之後還得洗手(為了小寶寶啊),很少像以前有事沒事就跟牠玩,偏偏妹子一家就住對門,天天來就算了,我們家有訪客時,小栗子一定會出現(幹嘛?有些是應觀眾要求,有些是妹子要獻寶),搞得Doro很不是滋味,性情大變,三不五時突然發瘋在家裡橫衝直撞,再不然就是扯著嗓子鬼哭神號,弄得人快崩潰,目的無非是「喂,寵
物是我耶,不是那個軟趴趴的小baby」。

最近虐貓事件為熱門話題,Eric笑說,如果Doro會說話,恐怕也會去告我們的狀哦。所以啦,來了一個愛動物勝於愛人的抹茶,一進門就先找Doro,百般討好牠,簡直把牠捧在心掌心上,難怪牠心花怒放,賴在抹茶的稿子邊,硬是要陪著牠(或是她陪著牠)一整晚。 

03
說到Doro這傢伙,怪癖特多,怎麼說呢?一般貓特怕有刺激性的怪味道,偏偏咱們家Doro特愛,只要我們一使用像是萬金油啦、綠油精啦、五塔油啦、酸痛貼布啦,甚至是胡椒粉這些有刺激性味道的東西,不論牠本來躲在哪兒睡覺,絕對是立刻衝出來,把鼻子湊上來(參見上圖1),先閉著眼嗅一嗅(一副舒服到不行的模樣),如果這時沒把這些東西收起來,下一個動作一定是伸出舌頭舔,然後嚼一嚼(圖2),很滿足的甩甩舌頭,最後你抹了綠油精的地方就會受到牠舌頭的攻擊,夠怪吧,更奇的是牠吃了這些怪東東之後從沒後遺症,叫人不解。

第二個怪癖是最愛被拍屁股,Doro不像其他貓喜觀人家揉搓下巴或頸子,而是愛人家拍牠的大屁股,而且一旦開始拍,沒到牠滿意還不能停,不然牠可是會回過頭來喵你,更不爽的話還會偷咬你一口咧。

04
再來是像狗的怪癖,Doro是面紙殺手,只要一看見露出紙頭的面紙,牠就一張一張的抽(參見圖1),直到整盒被抽完為止(圖2),完全不管面紙價格直直漲,見紙就抽,抽完之後還會把抽出來的面紙當成墊被,在裡面翻滾(圖3),舒服得咧,所以啦,咱們家的面紙盒全都是倒過來放的(第一次來的客人準會好奇問這個問題)。

最後一個像狗的怪癖,也不能說是怪癖啦,至少我還蠻喜歡的,就是呼叫牠時牠會「喵~」的應聲,這不是狗才會的把戲嗎?也許我們家養的真的不是一隻貓,而是偽裝成貓的狗。

herbmi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5) 人氣()

嚷嚷了好久,終於開始隨身攜帶環保筷了。第一次在餐廰拿出來用,心裡竟然有小小
的驕傲感覺。

每回看到免洗筷的負面報導,總是提醒自己別再使用,可是呢,人就是懶又健忘,貪
圖方便,完全把免洗筷殘害森林啦、含有二氧化硫啦這些不該再用的理由遠遠的拋在腦後,真是要命。反倒是老公Eric,早早就在辦公室裡擺了一雙環保筷,回家即使是吃外帶的餐食,也堅持用家裡的筷子,相對於作為主婦的我,真是羞愧啊! 

懶人就是這樣,有人送上門了才甘願,這回之所以來用環保筷,是因為Eric的朋友送
了他兩副好攜帶的環保筷,這是某家廠商拿來作為企業贈品的,外形說美是沒有很美,但是輕薄短小,厚度只有1.2公分,長寛是14×4公分,跟長形的眼影盒沒兩樣,完全符合隨身攜帶的需求。 
 
打開盒蓋,很貼心的在盒蓋內側標示了組裝筷子的方法,盒子裡裝有四根不鏽鋼製的筷身,兩兩一組,只要按標示插入,就變成可以使用啦。 
 
組裝完成的筷子長23公分,與家用筷子差不多尺寸,拿起來重量很輕,好用哦! 

herbmi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) 人氣()

有人看了上一篇網誌問我什麼是Tatting Lace,覺得很難用文字來敘述,今天找出它相關的物品,用圖解的方式應該比較容易懂。

Tatting Lace是蕾絲編織的一種,使用一種叫做Shuttle的小工具與40號以上的棉線,利用架橋與結耳等技巧反覆編織出精巧的蕾絲花樣,據說起源於16還是18世紀的歐洲,台灣早期(可能是40、50年代吧)也曾經流行過,但是現在比較少人學習,也幾乎找不到中文的相關書籍,所以別問我這些英文的中文正確名稱,我也不知道。Tatting Lace有人稱作「梭編」或「梭子編織」,之所以這樣翻譯,是因為它使用的工具Shuttle叫做「梭子」,因為它的外形彷彿一只鳳眼(參見上圖中粉紅與螢光綠的小東東),也有人給它取個好聽名字「鳳眼梭」。

兩年多前在瘋Tatting Lace時做了不少作品,今天想找出來拍照,才發現上回去紐西蘭妹夫家時通通當作禮物送出去了(妹夫家人口真是眾多啊?其實是因為當時遇到聖誕節,得交換禮物,呵呵)。手上僅存半成品,姑且充數一下囉,圖中的作品是使用東京線做的,東京線很便宜,而且色澤鮮豔、顏色齊全。

這個本來想做成茶几上的圓墊,工程很浩大,大概編了一個月吧,還剩下1/4圓沒完成。 

herbmi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腿壯如象,底厚如磚,小栗子頂天立地
2006/08/
Felicity @ Home

小栗子三格分解動作又來囉!

滿八個月之後的小栗子愈來愈好動,對這個世界也愈來愈好奇,什麼都想抓,什麼都想要,什麼都哇哇叫。從小小baby時像隻無尾熊,任何時刻都要人抱、都要攀在大人身上,六個月後只想滿地爬,見腿就抱,到現在,這小娃兒最喜歡的就是學大人站(可能是不想跟咱家愛貓Dodoro一樣只會四肢著地吧?!)。 

雖然搖搖晃晃,她卻只要有得攀扶,一定四肢並用,非站起來不可,可倔的咧。還好她娘給她生了肥碩有力的大腿、厚實如磚的腳板,再加上總是使出吃奶的力氣,站得愈來愈穩了。

設計對白開始囉:
 

2006/08/

herbmi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當我的寵物(別誤會,就是我很愛的人啦!)其實很可憐。
Dodoro
2006/08/@Taipei
Photo by Herbmint
 
他們很可能都會得到「識別認同混亂症」,為什呢?哈,因為我喜歡亂亂取名字。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不太正常,一旦打從心底愛上某人,就會胡亂給對方取各式各樣的怪名字,而且基本上都是毫無意義的。受害者早一點的是老公Eric,最初是跟著他的家人喊他的名字,後來變成了「老公公」,當時我們都還很年輕,小姪女一聽我喊他「老公公」,撲ㄘ一聲笑了出來,天真的問我:「嬸嬸,妳為什麼叫叔叔老公公啊?他不老啊!」結果Eric這位老公就從十多年前被叫「老」到現在啦! 

再來是咱家的寶貝愛貓,這位小姑娘來到家裡時才三個月大,正式名字是「Dodoro」,對,就是卡通龍貓裡的那隻龍貓Dodoro,我們領養她不到一個月,她就有了N個新名字,平常時我叫她「Doro」,這個還算正常,小名嘛;高興的時候她變成了「Dobaro」,這是什麼,我也不曉得,一開心就順口叫出來了;她闖禍的時候會成為「臭Ro」、「死Ro」。可憐的Dodoro,還沒適應我們家,就對自己到底叫啥子被搞得暈頭轉向,還好這看起來傻呼呼、實際上也真的笨呆呆的可愛貓倒也蠻能配合我這瘋媽的演出,總之聽到「ro」的音,不管前面加了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,就知道是在呼喚她,一定會給你「喵」一聲來回你,呵,真是沒白養她。
小栗子會不會對自己的名字很困擾呢?
2006/08/@Taipei

herbmi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我是個沒耐性的瘋子,一玩起某樣東西就像發神經沒日沒夜。

現在在玩的是部落格,雖然我認為部落格最重要的東西是內容,不過咧,職業病發作,版面不美怎麼行,於是,一直掛在網上想要搞懂htmlcss這些天哪它們到底在幹什麼的東東。搞了兩天終於知道了一點點皮毛,不過呢,依照本人超級沒耐性的本性,說不定明天開始就放棄不玩啦!

下面是實作練習,拿小栗子當實驗品。話說小栗子從五個月會翻身、六個月會趴著、七個月會匍匐前進開始,這位小姑娘就一直有很強的爬行、爬高慾望,經過不斷的挑戰和失敗(耶?這麼不灰心,真不像射手座),終於會爬高高啦!


2006/08/
Photo by Herbmint
  
設計對白開始:
1.遙控器?哇,我的最愛,我要我要。2.努力、努力,我要爬上去。

herbmi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自從Eric讓我敗了HITACHI的吸塵器,吸地板變成我最愛的家事。 

超好用吸塵器
2006/08/09
Photo by Herbmint
在這之前,我最討厭做的家事,清潔地板應該是僅次於洗碗,排名第二。為什麼這麼不喜歡呢?呵,因為我們家有一隻叫Dodoro的貓,雖然是虎斑短毛貓,卻不分季節,一年365天天天掉毛。貓毛應該是所有家庭主婦的剋星吧,不論你多麼勤奮,它就是無所不在,沙發、書桌、櫥櫃、流理檯這些貓咪橫行無阻的地方就算了,地板,對,就是地板,隨時隨地都看得到貓毛或如散沙般散在各處,或捲成毛球隨風滾在角落,再加上貓咪腳上帶著跑的貓沙,如果剛巧家裡地板又是白色系的地磚,那真是礙眼得不得了。

herbmi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變老是怎麼一回事呢?過了三十九歲生日之後,明顯感覺到「老」的來臨。


可能是因為沒有生養孩子,我和老公
Eric
外表看起來較實際年齡年輕許多。去傳統市場買菜,賣菜的歐吉桑、賣水果的歐巴桑老是叫我「妹妹」;坐計程車,司機先生常以為我還在唸書。說給損友們聽,他們總說,人家做生意,當然要諂媚客人,「妳別在那兒沾沾自喜啦!」竊喜是沒有啦,不過真的從來也不覺得自己老啊。

可是,「老」就這麼神不知鬼不覺的來啦!


小我兩歲的妹妹很多年前就有了白頭髮,可能是因為這樣,一同出門的時候,大部分的人都會以為我才是妹妹,我也挺自豪於自己一頭黑亮亮的秀髮。誰知道,就在去年底,我抱著妹妹的女兒小栗子,站在身後的妹妹突然驚叫:「姊,妳有白頭髮啦!」可別以為她是好意,這傢伙可是幸災樂禍得很,「嘿嘿,妳終於也有囉!」想當時還沈醉在照顧新生兒的疲累與喜悅中,對這冒出頭來的白髮其實沒啥太深刻的感受,白就白唄,不像
Eric的大姊特別把發現的第一根白頭髮包在美美的布塊裡保存起來,感傷了一陣子。有一就有二,接著三、四也跟著來,才半年,現在只要把頭髮紮起來,右側就會看到明顯的白頭髮在那兒跟我打招呼。

herbmi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